欄目分類
                                    聯系我們
                                    漠河攻略

                                      也許您已來過了,漠河,一提到這個名字,也許你就很熟悉,也許還沒來過,但對漠河的歷史人物您有了解多少呢?如果您想了解一下,那么我就給您簡單的說說,先說說咱們漠河最有名的采金前輩--李金鏞大人吧:他的傳說最有名的有四則。
                                           風雪黃金淚
                                          公元1888年(光緒十四年)金秋十月,北京正是秋高氣爽的宜人季節。熬過酷夏進入天命之年的慈禧太后,大概正被前呼后擁地在頤和園內消暑聽戲,或舒仰其身觀賞香山的紅葉。而“胡天八月即飛雪”的北疆,卻被宛如“千樹萬樹梨花開”的茫茫飛雪籠罩得天地一體,渾渾濁濁。
                                          在風雪的漩渦中,有一支疲憊不堪的隊伍在艱難跋涉。這只隊伍從墨爾根(今嫩江)出發,最前面是由黑龍江將軍恭鏜所指派的鄂倫春佐領臺吉善帶領的二十名鄂倫春兵馬為前導,接著是典型的清朝大員出巡時的儀仗隊伍,旌旗招展,刀槍林立,寒光耀目。在“礦物督辦”醒目的標牌后面,豎一秀有斗大“李”字的大旗。十余名大員簇擁著督辦李金鏞。坐騎披雪流淚,淚珠滾落。不時發出嘶吼。其后跟著一乘小轎,在風雪中左右顛簸,掀簾處,露出一絕色女子的殷紅嬌容。她就是跟隨李金鏞到邊關興邦建業的愛妾許氏玲玲。再后面就是由五百清兵首尾押解的八百囚徒,而用花轱轆車、爬犁組成的輜重運輸隊伍則壓后陣。
                                          李金鏞,字秋亭,他是江蘇無錫人,1835年(道光十五年)生,1890年(光緒十六年)病故于漠河金礦,卒年56歲。商人出身,后捐納而得監生。所謂監生,是朝廷國子監未畢業者的統稱,即便畢業也只是虛名。而一般監生未應科舉而欲入仕者,都必須先捐監生頭銜,浪得一個監生虛名,只表明一種身份,并不被重視。李金鏞就是屬于后者。
                                          在宦海的風浪中,李金鏞雖曾加入李鴻章抗擊太平天國的淮軍,以軍功賞加頂戴花翎,但在朝廷腐敗、污七糟八的官場中,他仍算的一株粗淤泥而不染的芙蓉,愛國愛民、清正廉潔多有口碑,被同僚和朝廷所肯,同時還是個頗具改革意識的企業家,這是應該肯定的。
                                          正因為如此,光緒皇帝在恭鏜上疏奏章上朱批:“······著李鴻章選派熟悉礦務干員,迅往黑龍江,隨同恭鏜認真堪辦”等語,才使李金鏞成為開發大興安嶺的先驅。
                                          李金鏞身著二品朝服騎在馬上,看上去相貌平平,既無雄偉高大的身材,也無凜然威力的官氣,但他的同僚們卻眾星捧月般地呵護在他的四周,無怨無悔地隨他搏擊在風雪中。
                                         這支隊伍在高山密林亂石陡坡荊棘叢生中已經行進數日,惡劣的環境使清兵、囚徒凍餓斃命人數不斷增加,正法、鞭打逃跑囚犯之聲不絕于耳,給逶迤前行帶來極大不便。
                                         管帶白文燕戎裝飛騎向李金鏞報告:“督辦大人,逃跑人數不斷增加,都就地正法,將來礦丁來源······”
                                         李金鏞對此問題早已深思熟慮,當即回答:“不能再殺,不能再打了。我看過名冊,大多數定罪不準,處罰不當。所謂聚嘯山林、打家劫舍是日子過不下去交不出重課,真正殺人越貨者不多。象王小六殺人,是地保摔死他的孩子,糟蹋了他的老婆,這樣的地保難道不該殺?民心可正。從今天起,除去全部囚徒罪名,一律換上兵勇服裝,發給兵勇服裝,發給兵器,為國效力,有功者獎!”
                                          李金鏞的忘年密友、文案宋小濂道:“大人這是無詔特赦,能行嗎?若被皇上知道······”
                                          李金鏞平靜地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授,特殊環境特殊情況特殊處理。再說皇上有諭:念礦極邊,譯程稽滯,除重大事件稟商黑龍江將軍酌奪,其余一切準由該員妥辦,以專責成,皇上授予咱們全權,除了涉外事件,一切由我做主?!?/span>
                                           眾僚齊聲贊道:“好,李大人,有魄力!”
                                           “今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膽了,遇上沙俄匪患也可以同心力敵了?!?/span>
                                           人一旦解除了精神枷鎖,便會產生出難以想象的勇氣和爆發力。
                                           當白文燕飛騎傳達命令后,山谷里便傳出被繩索拴成串的囚徒的繞天遏云的巨大歡呼聲,把附在樹上的雪團震得噗噗墜落下來,感動的淚水也無一例外地從囚徒眼中宣泄潑涌??硵嗔死K索,擺脫了羈絆,黑壓壓一群自由人蜂擁圍上來向李金鏞跪下叩頭,“謝李大人恩典,我們不跑了,跑回去也是死!”“謝謝李青天李大人!”“大人,我們跟您走!”“愿隨大人共赴極地,建功立業!”
                                           云散雪霽,朗月扎營。
                                          這一夜,各營帳傳出了歌聲,笑聲,痛飲的干杯聲,還夾著由釋罪而壯杯的哭號聲。
                                          在李金鏞的大帳里,同僚們也歡聚在一起觥籌交錯,共享臺吉善手下射獵的袍子肉,喝著飛龍湯。
                                          李金鏞首先祝酒:“各位大人,目下大清國事日衰,老佛爺把持朝綱,洋人,邊防不固,我等此行干系重大,謹望諸兄鼎力,淘沙漉金,充盈國庫,重振華威。來,干杯!”
                                          群僚輪流祝酒,又恰到好處地為李督辦歌頌功德。愛妾許氏在紅燭下更顯得容光煥發,坐在督辦身旁,分享著這些溢美之詞。
                                          酒酣耳熱,督辦助理突發奇想到:“今天督辦大人解決了一件令人拍手稱快的難題,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欣慰至極。值此良宵不可無詩,請小濂兄賦詩一首,以助酒興如何?”
                                          眾人無不表示歡迎。
                                         文案宋小濂年僅26歲,吉林人,正欲科舉鄉試,乃是一介默默無聞之輩。在未遇見李金鏞之前,巧遇朋友扶占卜問,也順便卜了一卦,得簽云:
                                                   東南西北盡有方,此地菊花一味香。
                                                   我說此話人難解,昭君走馬見其祥。
                                          當時他只當兒戲一回,未解其中隱秘,但此簽他卻記得清楚。遇見李金鏞后受邀請和激勵,再回味此簽,也頗有不謀而合之感,好男兒應該志在四方,不可拘泥一地。王昭君遠嫁匈奴不是由不受皇上寵幸的宮女變為一國皇后闕氏了嗎?當時她不求顯貴,卻堅定了跟隨可信賴的李金鏞北上極地闖一番事業的決心。沒想到事情竟會這樣巧合,日后會官至清末最后一任黑龍江巡撫等。不是卦靈,是才干使然,更感謝李金鏞的知遇之恩。
                                           往事在宋小濂心里一閃即過,面對眾人的呼迎,望著天上的一輪皓月,精進之志倍增,不覺詩興大發,略加沉思,隨口吟道:
                                                     汗馬功名安在哉,空隨大軍逐邊埃。
                                                    未終投筆封侯事,又做摸金校尉來。
                                                    雪嶺朝橫人際渺,江水夜渡馬蹄快。
                                                     前程正遠休言苦,熱血從來壯滿懷。
                                         在一片叫好聲中,李督辦點頭稱道:“好一個前程正遠休言苦,熱血從來壯滿懷,有味有志,道出了我們的心聲。我敬你一杯,大家同飲?!?/span>
                                          宋小濂舉杯道:“大人過獎。我提議請李大人賦詩一首,更助酒興。 ”眾人無不稱快。

                                    上一頁: 漠河-黑河-哈爾濱
                                    版權所有:漠河包車—漠河劉師傅包車服務公司 技術支持:哈爾濱奇訊網絡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備13000376號
                                    亚洲欧a∨在线播无码av